瓜尔佳-霁玉

停在这真是让人着急……😂

【骁艮夜夜谈】第二期第四十五夜 你的眼睛

【骁艮夜夜谈】第二期第四十五夜  你的眼睛

(一)
“带下去,赐八十一钉,我要钉钉见血。”
楚亘宁从一场大梦中挣扎着醒过来时,天已大亮。他抹去额头上的汗水,吁了口气。自从回了天枢,他已经很久没有梦到这些往事了。不过前几天师父说有遖宿的军队大批出现在中垣,徘徊在天玑天枢境外,不知是何意图。便提出让他去天玑查看义军的情况。
“师父,我……”
“反正你脸都换了,没人认识你。去看看又有何妨?更何况,你父亲原就是天玑人,只是你阴差阳错到了天枢,就不想回去看看吗?”
结果他刚到天玑边境的一座小客栈,就遇上了领着一队亲兵远道而来的遖宿王,毓骁。虽然艮墨池顶了一张生人脸,但是在看到毓骁的那一瞬间,心头掠过的茫然无措还是让他僵在了原地,直到店小二热情地迎了上来。
“客官,您是打尖还是住店啊?”
楚亘宁掏出一锭银子塞到店小二手里,“住店,一间。每日将饭菜端到房间来。”
“好嘞。您稍后。”
结果当晚,艮墨池就梦到了三年前的旧事,这可真是……。他怎么会出现在这里?可身上八十一钉留下的伤口还在提醒着他,他这辈子最大的劫数还是来了。

“你说的,可是真话?”
“属下不敢欺瞒,那艮墨池,不,艮大人原是天玑人士,家中世代行医。后来不知怎地,他便到了天枢,后来就……”
“那艮家还有人吗?”
“尚有一老父在。不过最近属下发现他在收拾东西,听邻居说,他打算去投奔他儿子,还说接到了信,这几天就走。”
“什么?你说什么?”毓骁一把抓住了暗卫的衣领,想哭,又想笑。
自从赐了艮墨池八十一钉并被狱吏扔到荒郊野外,毓骁就开始后悔。后来又听说艮墨池没死而且去了开阳,可还没等他动身去寻,就得知开阳被破艮墨池被天权王处死的消息。但还有人说艮墨池并没有死,被人救走了。所以毓骁此次带兵出现在中垣,一,是听说天权带兵攻打瑶光。他打算坐山观虎斗,等天权和瑶光分出个你我,再做分辨。而且他有话要问慕容离。二是他还有另一件事情要办,他要找艮墨池。因为暗卫传回了消息。毓骁二话不说,扔下边境的三十万大军连夜跑到天玑郡。有时候连毓骁都觉得自己应该是疯了。给艮老先生来信的是不是艮墨池?他到底还活着吗?要是他还活着?要是他还活着,我要……我要……,我要怎么样?带他回遖宿?

歇息了一日,毓骁便准备带人出发。刚走出客栈,迎面遇到了刚从外面打探消息回来的楚亘宁。乍一看,他一身白色的袍子,看起来有些旧,打扮的像个普通的老百姓,可气度却不凡。大概是赶路太急的缘故,衣袍上沾着尘土。可他的眼睛极亮,那眼神……那眼神……太像一个人了。

(二)
大概尘世中人,爱恨贪癫痴总有一念。毓骁鬼使神差地走过去,看着对面的人,几乎有些恍惚,不由自主地跟了上去。毓骁身边的亲卫面面相觑,不知道是留在原地不动?还是跟去保护王上?
毓骁只顾着往前走,连端着一碗汤的店小二也没来得及避,直接浇在身上。
“放肆!”“大胆!”
这下可是闯了大祸,客栈老板吓得手一哆嗦,险些把账本给撕了,战战巍巍地从柜台后面出来给毓骁赔罪。
可毓骁就跟着了魔似的,看都不看吓得半死的老板和店小二,眼睛直直地看着前面的身影。
楚亘宁听见动静回过头,目光猝不及防地和毓骁晦暗不明的脸色撞上了。
见他回头,毓骁的眼睛一下子亮了,他有点激动地抬抬手,清了清嗓子,“那个,你……”
楚亘宁咳了一声,见众人都看向他,只得答道,“这位先生,你有事?”

这下没跑了。天灵灵地灵灵,上苍终未负我。

“艮卿,你没死,你真的没死,太好了!”毓骁跑过去一把抓住楚亘宁的胳膊,“跟我回去把。”
楚亘宁的脑子嗡的一声,几乎就要晕过去,“这位……这位兄台,你大概是认错人了。”
毓骁定定地看着对面的人,问道:“艮墨池,艮卿,到底是我傻,还是你傻?谁给你做的假面具?”
楚亘宁决定结束这段毫无意义的对话,“在下实在是不明白您在说什么,还有事,恕不奉陪。”他说完扭头就走。任身后那一道眼神如芒刺背。

入夜。楚亘宁在门缝后面偷看了半晌,确定毓骁不在外面后,就下楼去了后院。正想着四处查看一番牵马走人之时忽然觉得身后有动静,还没等他回头,整个人就落进了一个宽厚而温暖的怀抱。这人是谁艮墨池心里有数,除了毓骁还会有谁。
“我就知道你会走。你要去哪?去找你父亲?”
“松手!遖……,这位兄台,你……”
“其实,我是一个充满好奇心的人。我来找你,只是想问一问,如果我不是遖宿王……”
“恕在下眼拙,不知兄台竟是遖宿王,但是我并不认识什么艮墨池,还请放手。”
“艮墨池!”
毓骁一扬手就把艮墨池甩到地上。
“嘶……”还没等艮墨池爬起来,毓骁便压了上来,铺天盖地的吻,激烈而深情,但是毫无温柔可言。破碎的呻吟带着绝望和悲伤。毓骁感觉怀里的人轻微的颤栗,像是受到了鼓舞一般,更加霸道的攻城略地,直到感觉艮墨池快要喘不过气来。
“我眼睛不瞎。”
“那在下还真是胜感荣幸。”楚亘宁一把推开毓骁,“遖宿王。”
“艮卿,我已经把你父亲接到遖宿大营了。你什么时候跟我走?”
楚亘宁,不,是艮墨池,面无表情地抬手扇了毓骁一耳光。不得不说,打人耳光是一件很过瘾的事。

自打昨天不欢而散后,艮墨池就把自己关在房间里。毓骁一方面派人回大营报信,一方面则留下一些人寸步不离地守在艮墨池房间周围。过了三日,也不管艮墨池愿不愿意,将人硬拖上马车就走。不日,便抵达开阳旧都。天色已晚,众人寻了一处客栈,暂作休整。
“艮卿,我有事要办。你先在此休息,我……”
艮墨池冷冷地看了毓骁一眼,“遖宿王是想替慕容离拜祭一下开阳国主吗?”
“艮墨池,不,是楚亘宁,我要是像佐奕那样死了的话,你会想我吗?”
“我要是说,你死了我陪你一起死,会不会有点假?”
“那你会吗?”
“不会!”
毓骁没想到艮墨池回答的如此干脆,他几乎笑出了眼泪,“好。你活着,一定要好好活着。”
“我知道了。”艮墨池闭上眼睛,贴着毓骁的耳朵呢喃,“在路上颠簸了一天,我累了。”
毓骁把人打横抱起,疾走几步将人放至床上,“你先好生休息,我……我在这陪着你。你别紧张,我只是想多陪你一会,不会做什么的。”
“你不是要出去办事吗?”
毓骁低头,轻轻地在艮墨池眼睫上吻了吻,拉过被子给他盖好,“等你睡了我再走。等我回来。嗯,你醒了,我们去野外骑马怎么样?”
等了半晌都没等到回应,再一看,艮墨池居然自顾自睡着了。
毓骁小心翼翼地握住艮墨池的手,拢过他的发自言自语地说道,“我当时很后悔,他们把你拖走的时候我就后悔了,我……。”
话还没说完,那本该已经睡着的艮墨池开口说了一句话,极轻极慢,“我并不怨你。”
毓骁乍一听到这话,直接呆了,然后梦游似的出门去了。等毓骁一出门,艮墨池即刻翻身下床,尾随他而去。
他必须去见一个人。

(三)
艮墨池拍怕手,准备看一场好戏。
他推开窗户,倚在窗边施施然坐下,观察着远处慕容离和毓骁见面的情况。先是暗卫方夜一脸忧虑的走到慕容离身边,没过多久,执明也来了。可没一会,就看到执明愤然甩袖离去。艮墨池冷笑一声,旋即跟上了执明。

“天权王上有何打算?是和遖宿联盟?还是要将慕容离请回去继续做天权的兰台令?”
“看来楚大人还是那么没长进?用不用我再给你一刀?”
艮墨池笑着摇摇头,“的确,在天权王您的眼里,我这样的人不过是蝼蚁罢了。不过看方才的情形,慕容离怕是不肯随你回天权把?还是说,你知道子煜真正的死因了?”
“莫非毓骁也知道了太师真正的死因?”
“看来我们都是可怜人啊天权王。不过遖宿王倒是会解王上燃眉之急。”
“你居然还相信毓骁?”
“我为什么要怀疑。谁帮我谁就是朋友。反正我跟慕容离有不共戴天之仇,此生怕是难了。”
“都给我退下。”执明转身大步迈进书房,呯的一声把门给摔上了。
“天权王不必如此,在下并没有恶意。”艮墨池好笑地跟在执明身后。
“行,你给我滚进来。”
“先不说我,天权王留下陵,留下天璇王,就不怕慕容离忌讳,这天下……”
“天下?”执明苦涩地笑了笑,“天下是什么?就算我做了共主,能怎么样?能让自己在意的人不为刀剑所伤吗?我后悔攻打天璇,却又庆幸救回陵光一命。我后悔让子煜上战场,可……”
“总有人说,沧海桑田终有时。可是,你们当中可有谁活的那么久,有幸能看见过江河化青田?可有人化作石像?可有离人涉险而归?你是磐石,可别人不见得愿意做蒲草。”
“那你是如何想得开呢?”
“我是旁观者。”
过了半晌,执明才低声道,“生老病死,是没人可避免的。有人说‘人非草木,孰能无情’,可是有什么办法让人变成草木?之前听陵光说,等他想到办法离开天权,就要和我往死里掐。可见他多恨我。”
“想必天璇王恨的是我才对。至于慕容离,想来天权王自有决断。等此间事了,在下会随天权王离去,任天璇王处置。而天权王你想知道的,我会全都告诉你,关于六壬传说的事。”

待毓骁回到客栈的时候已是第二天早上,推开房门却见艮墨池还未起身。毓骁轻轻走过去做在床边,看着艮墨池熟睡的脸庞,忍不住伸出手抚了抚艮墨池的头发。艮墨池想,要是再装睡,毓骁不知道要干出什么事来。
他睁开眼睛,“啊呀,王上回来了,怎么样,慕容离有没有为难您啊,事情办的怎么样了?对了,您用过早膳了吗?”
毓骁看着他故作惊慌的样子简直乐的不行。

这样温柔有危险的男人艮墨池会爱,但是楚亘宁不敢爱。上次是八十一钉,这次呢?

毓骁抽空去看了艮老先生。
“老先生的儿子在何处高就?”
“开了个小药庐,在天枢呢。”
“听您的口气好像不太高兴。”
“哼,这小兔崽子,一走就是七八年,老朽还以为他遇着什么事了那。这回见了他,非得好好教训一番。”
“或许他有什么难言之隐吧。”
“那臭小子有什么难言之隐啊,难不成是给人家当上门女婿了?”
毓骁一口茶喷了出来,“这个……”
“这位先生,你倒底有什么事啊?”
“呃,也没什么事情,就是,我喜欢一个人,但是以前不懂得珍惜伤害过他,不知道他现在还会不会原谅我?他家中长辈是否会接纳我?”
“这有何难。有门挡着,你就把门踹了,有人阻着,你就把他打跑。见了那人的面,好好的哄一哄,然后直接扛进洞房就好了。”
“啊!”
毓骁就像让雷劈了似的,怔住了。

(四)
艮墨池和执明约好时间在茶馆碰面。准备商讨瑶光事宜。
还没等点心上桌,便被一阵敲门声打断。两人对望一眼,艮墨池照例坐在桌旁喝茶,执明起身过去开门。
来人竟是毓骁。

“你来了。”艮墨池没有抬头。毓骁居然能找到这里,是他没有预料到的。
“你明明知道我会来。”
“你发现我跟踪你了?”
“你心里有我,对不对?”
艮墨池一时语塞,竟然手足无措起来。执明已经离开,没有人可以给他一个理由让他好好骂毓骁一顿。
“我想让慕容离死!你不着急?你难道不应该……”
“你心里是有我的对不对?”毓骁在艮墨池身前站定,一把抱住艮墨池。
艮墨池低头竭力隐忍。毓骁说的没错,自己心里是有他的,可是,有什么用呢?“有便如何?没有又如何?况且,艮墨池早就死了。”
毓骁放在他腰上的手蓦然一紧,两人便贴在一起,“你是说,艮墨池将来有一天还是会走?”
“是。”
“那楚亘宁呢?”毓骁问道,“我以遖宿国主的名义,请楚亘宁楚先生去遖宿助我。你可愿意?”
“我自然是愿意的。但前提是慕……”
毓骁俯下身,轻轻地吻上艮墨池的唇。“我知道。对不起。一直都是我对不起你。我不是说如果,我的意思是,如果时机一到我们就立即离开。执明和慕容离的事,你不要插手。”毓骁盯着艮墨池的眼睛说道,看这架势几乎就是逼着他做决定。
“愿意。”艮墨池轻轻的拥住他,“你别这样看着我,毓骁,你知道的,无论你说什么做什么我都会答应你。当初太师他老人家……”让我死,也是可以的……他心里这么想到。
“对不起。”
艮墨池觉得自己眼前有些模糊。这句话,这个人,我等了你足足三年。好了,好了,你看,其实没什么的。这些前尘往事,便在‘对不起’这三个字里碎了一地,不知被扫到哪里去了。想想,好像也没什么大不了的。
他直面着自己的伤口,对这自己日夜思念的人,终于知晓了了自己一生所归之处。

(五)
“慕容离呢?你打算怎么办?”
“慕容离还是瑶光王。执明回天权了,天权国内有信来,说是陵光病重,执明今天一早就走了。”
“走了?!那慕容离就任由执明走了?那战呢?不打了?我白费那么多功夫……”
“你别这么说,放心,我不会弄丢你的嫁……不是,你的聘礼。”
“……”
“天璇王的事情你不用担心,有执明在。还有,执明说他对六壬传说很有兴趣。所以我把我的剑给他了,另外我把慕容离的剑也给偷出来了,执明全都拿走了。”
“……”
“要不,我以身相许吧。你当我的王后,慕容离,哦,就是我小叔,我帮你去讨公道。”
“……”
“岳父大人我已经安排好了,他先行一步了。我们现在出发的话还能赶的上。”
“你!”艮墨池白了他一眼,明明确确表达了自己的嫌弃。
果然还是活着好。

第二天一大早,毓骁就去拍艮墨池的门。对于昨天艮墨池一脚把他踹出门的日子他是过够了。
艮墨池阴着脸开了门,看着一身披挂的毓骁,“干什么?”
“我要去征战天下!”毓骁扬了扬手里的包袱,“你去不去?我捎你一程,目的地越支山。不收你路费,还免费提供住宿。外加暖被窝。”
“……”
“骑马?还是坐车?”
“你究竟是怎么识破的?”
“啊?”
“明明我换了脸……”
“你的眼睛。”
毓骁看着艮墨池的眼睛说道。

(六)
“艮卿,要不你还是把脸换回来吧。”
“不换!”

(七)
“师父,大师兄……”
“长大的孩子泼出去的水!”

像不像变身后的小齐

吕鋆峰1106生日快乐

LOFTER娱乐主播:

你是所有鋆帆的一生一遇,遇见你、认定你就是最好的缘分。

错过20岁的你,幸而没有错过21岁的你;

错过21岁的你,幸而没有错过22岁的你。

年年岁岁,有 大“峰”起兮“鋆”飞扬;

岁岁年年,有 直挂“鋆帆”济沧海。

你的努力拼搏有鋆帆一路见证,

鋆帆护你之心,匪石不转。


在1106这个特殊的日子,LOFTER娱乐主播携手吕鋆峰数据组。为所有鋆帆的一生一遇献上LOFTER生日开屏作为生贺礼物


10.13-10.27之间,点赞本帖,集齐10000颗守护爱心(指路>>图片下方小心心),即可解锁1106生日开屏

吕鋆峰22岁,有你、有我、有他


就问你们帅不帅……

谁知道这是哪个发布会(见面会)里的片段?

今天下午三点,一直播。电影刺狐定妆。

听说天璇不止亡国了,还内乱了。
吾王表示:你们是不是想上天……